搜索

热门文章

热门视频

热门标签

  • 01

    01

  • 01

    01

  • 01

    01

友情链接    Friendship link

时代汽车微信公众号

车展微信公众号

>
>
>
华晨祁玉民继任者阎秉哲:履新半年有余,竟连广州车展都没脸参加

华晨祁玉民继任者阎秉哲:履新半年有余,竟连广州车展都没脸参加

分类:
车市
作者:
来源:
车经社
两天前
浏览量

 

  作为每年的收官之展,广州车展上是车企秀肌肉、冲销量、提升品牌知名度的重要展会,各车企纷纷发布新车型、新技术、新发展战略,同时也是车企领导人与媒体、公众沟通交流的好机会。

 

  而2018年以来,车市的负增长,更是车企练内功的关键时刻,因而2019年的广州车展,被赋予了更加重要的意义,这是车企重要的选拔赛。

 

  

 

  但是,令人十分意外的是,作为中国排名前十的车企大集团的华晨汽车集团刚刚履新的董事长阎秉哲竟然缺席本次盛会,难道这位沈阳前副市长,还是热衷于官场聚会,对于一年一度的汽车人聚会不屑一顾。即便是华晨中华和金杯年年亏损,有宝马撑着,至少不会连展位费和搭建费都交不起吧?而且,作为新上任的地方国企董事长,好歹也是厅级干部,大半年来竟然几乎没有什么声音,连爱放炮吹牛的祁玉民都不如,难道是真的深感没脸见媒体了吗?在宝马强势增资扩股之后,华晨的处境只能越来越边缘化,过度低调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其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不可否认,2018年下半年以来,中国汽车市场一直处于下行态势,广州车展这种大型汽车展会,成本比较高,对于自主车企而言,品牌展示的意义的确不大,部分车企为了节约成本,压缩开支,因而选择不参展,的确可以理解。那么,华晨汽车是不是也到了像法系品牌(标致、雪铁龙、雷诺、DS等)、以及陷入“破产”风波中的众泰、力帆、猎豹、华泰等品牌一样的困境?

 

  华晨中华销量暴跌

 

  不得不说,如今的华晨中华,早已不是当年的华晨中华了。

 

  数据显示,今年前10月,华晨中华累计销量为2.29万辆,和去年的8.03万销量相比,下滑了68.82%。

 

  

 

  单从数据上看,这样的下滑幅度无疑是非常惊人的,而这样的下滑幅度放在整个中国汽车市场中又是一个什么水平呢?

 

  今年前10月,我国汽车市场乘用车销量下滑11%,而所有的派系中,自主品牌下滑了17.4%,美系品牌下滑了22.6%、韩系品牌下滑了15%、法系品牌下滑更是高达56%。

 

  也就是说,华晨中华下滑68.82%,比惨不忍睹的法系品牌更加惨,这想必也让华晨中华不堪重负,哪里还有脸参加广州车展呢?

 

  

 

  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搭载宝马1.8T发动机的中华V7,目前的销量也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今年10月中华V7销量为213辆,前10月累计销量为5247辆。

 

  年收入突破2000亿元,难言被边缘化的现实

 

  残酷的下滑数字不言自明,也代表着华晨中华事实上已经走到了被边缘化的地步。

 

  俗话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过回首华晨中华的往事,真的令人唏嘘不已,华晨汽车曾是首屈一指的自主品牌代表,早在1992年就在美国纽约上市,华晨金杯曾在国内的商务车和商用车市场风靡一时。

 

  5年后,1997年华晨汽车开始进军乘用车市场,2003年与宝马集团联姻成立华晨宝马,由此华晨汽车开始了依托合资品牌利润过活的时光。但由于产品竞争力、研发能力弱、公司战略失误等多方面的原因,华晨逐步走向了下坡路,而最根本的问题还是掌门人不得力,用人失察。

 

  

 

  2005年,当时任大连副市长的祁玉民接手时,华晨汽车已经连续三年亏损。虽然在内部极力推行“去仰融化”,但是,祁玉民在上任初期,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并通过一连串的市场动作,还是让华晨汽车一度“中兴”。

 

  虽然在祁玉民掌舵的中后期,华晨汽车大批骨干人才流失,尤其是金杯和中华,一度成为业内知名的“亏损王”,华晨自主品牌成为付不起的“阿斗”,但是通过从内到外挖掘宝马价值,华晨汽车仍然在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突破2000亿元,成为辽宁省政府最为骄傲的企业之一,也是辽宁唯一年销售收入超2000亿元的企业。

 

  13年后,华晨汽车再“换帅”

 

  宝马强势扩股,并牵手长城,很显然,华晨成了宝马的弃儿。祁玉民届满退休,华晨的老员工都在等待新上任董事长能否通过“三把火”拯救这个已经陷入“病危”的企业,然而走了大连副市长,来了沈阳副市长……病入膏肓的华晨汽车并未能走出“官本位”主义,今年4月1日,华晨汽车召开干部大会,宣布现任沈阳副市长阎秉哲将上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随着阎秉哲的上任,原华晨汽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将正式退休,也标志着祁玉民在华晨的13年职业生涯将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中国人历来讲究“新官上任三把火”,比喻新官总要先做几件有影响力的事,以显示自己的才能、胆识以及革除时弊的决心,以获得大家的认可。

 

  虽然祁玉民在位的十三年,华晨汽车在行业的位次快速跌落,但是上任初期,还是干了几件惊动中国汽车行业的大事。比如,他刚到华晨就把院里"仰融"几百万造的山给炸了,他上任5天就挑起中级车价格大战,被合资车厂称为"搅局者"。

 

  

 

  就时下的东北经济困局而言,不经历一番刮骨疗毒,必将难以走出深陷的泥淖。身为共和国汽车工业长子的一汽,比华晨面临更大的改革压力,而在徐留平上任之后,并没有半点的延迟、犹豫和丝毫顾忌,短时间里迅速烧起新官上任的“三把火”,通过大刀阔斧的“711”工作制,人事调整、机构裁撤和全员竞争上岗,并复兴红旗品牌,重振奔腾品牌,努力做强做大自主板块,尽管对徐留平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充满争议,但是却唤醒了这个老央企的内生动力,短短一年后,一汽集团万象更新,呈现出红旗、奔腾、解放,三大自主品牌齐头并进的态势。

 

  那么,华晨汽车新董事长阎秉哲在新的岗位上烧的“三把火”是什么?

 

  然而,身负改革重任的阎秉哲上任后大部分时间却保持沉寂状态,实在是难以完成振兴华晨乃至振兴东北的目标。

 

  公开资料显示,阎秉哲在今年5月的上海车展完成了首秀,之后便陷入沉寂,直到8月引进北汽原总工程师高卫民担任华晨集团总工程师一职,才有新闻爆出。

 

  

 

  随后,阎秉哲再次陷入沉寂,只有零星的的活动传出,比如9月参加2019泰达论坛,参加华晨汽车入选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仪式等象征性的礼仪活动。但从10月起,直到现在,再无华晨汽车董事长阎秉哲的新闻。

 

  虽然从2018年开始,华晨与宝马、北汽、雷诺等各种合作签约仪式上,阎秉哲几乎全部在场,而且作为当地主管工业的领导干部,阎秉哲与华晨汽车也接触多年,理应比徐留平更熟悉企业的情况,但履新后阎秉哲的“三把火”难言成功,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而且很少见诸于新闻报道。

 

  

 

  有新闻称阎秉哲自接棒华晨汽车董事长以来,带领华晨积极为建立一个覆盖产品研发、采购、制造、销售和服务的完整产业链而努力拼搏,通过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激发企业内生动力,并巩固和深化与宝马、雷诺的合作,探索新的营销模式,全面布局出行服务事业。

 

  但以上这些动作,在汽车行业并没有掀起多大波澜,也没有引起公众的关注和华晨的蜕变。从政到企,差异或许不是一星半点,阎秉哲是否还需要更长的适应周期?

 

  祁玉民执掌华晨帅印13载,救华晨于水火但结局不甚完美。近年来,虽然华晨汽车年收入再创新高,但是难掩华晨自主板块的羸弱,金杯、华颂、中华等自主品牌发展举步维艰。

 

  

 

  同时,华晨汽车虽然获得了巨额的利润,但几乎来自于华晨宝马,扣除后华晨自主板块早已是亏损状态。

 

  随着汽车产业股比政策的放开,宝马迅速抛弃华晨,宝马占取了华晨宝马75%的股权。这意味着,在股比骤降至25%之后,华晨获得的收益也将大幅缩水。

 

  在此背景下,华晨汽车如何在巩固发展合资企业的同时做大做强自主品牌,做出自己的成绩,或是阎秉哲当下面临的棘手难题,也是能否在华晨汽车发展史上留下一笔的关键。

 

  在入主华晨汽车7个月后,阎秉哲似乎应该对华晨汽车的未来之路有更深远的布局和谋划,本可以大刀阔斧来一波,并借着广州车展把火烧起来,但终究没有,不知是否面对时下的华晨汽车更加底气不足?

 

  

 

  错过了广州车展,国内下一个国际性车展将是2020年的北京车展,不知道阎秉哲还会不会再“翘课”呢?

 

  不过,对于出生于1963年的阎秉哲来说,如今已经56岁有余,或许留给阎秉哲的时间,只有不到4年的时间。要在四年的时间里,制定可执行战略,带领华晨实现复兴,其难度,可见一斑。

 

  莫非对于华晨汽车来说,他也只是一位“过渡者”?

 

  

 

  有意思的是,在赴华晨汽车任职前,无论是祁玉民还是阎秉哲,汽车行业“门外汉”的身份,都如出一辙。与祁玉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相比,阎秉哲则显得温吞、稳健许多。但他们面临的境遇是相同的,都在华晨陷入发展困境之时临危受命。不过,很显然,对于现在的华晨汽车,不需要这样准备养老退休的老干部,而需要一位充满雄心壮志的改革派悍将。